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戒赌故事 > 正文

为什么都知道网赌是一个“坑”,那为什么还是不由自主的往里跳呢?

戒吧戒赌网戒吧戒赌网 2020-09-06 2660 0

基本上很多人都知道网赌是一个“坑”,但还是有很多因为网赌导致负债累累,妻离子散。那为什么还是不由自主的往里跳呢?下文是一个老赌徒真实经历投稿,描述了他赌的一生,如何毁掉了自己,希望你可以引以为鉴!回头是岸!

为什么都知道网赌是一个“坑”,那为什么还是不由自主的往里跳呢?-第1张

我父亲原是消防员,生活安定;可是他因为染上毒瘾,失去工作,从此家就变得不再一样了。我七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母亲为了生活,要出外工作,无法照顾我。我十岁时,母亲改嫁,再生了两个孩子。我当时无法谅解母亲,没法把这个新的家庭当作是自己的家,心总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当时家里穷,也没钱读书,小学毕业我就外出打工,我找到面包店学徒的工作。那间面包店有数十名工人,分两班轮替,提供宿舍。我因为不想留在家中,又因为工作时间长,便搬到宿舍住。不幸的是,宿舍的员工嗜赌,把宿舍搞得好像一个全年不休的赌场,同样是二更轮替,无论何时,总有人赌博,甚至连附近的街坊也来参与,牌九、麻将、十三张、外围狗、马,应有尽有。

我是一个在街头长大的少年,对于赌博一点不陌生,所以很快就由旁观者变成他们其中的一员。不久,更沉迷赌博,甚至以为赌博是发挥智慧的机会。当时,我的工资每天只有数元,但如果赌赢,一下子就赚数十元或数百元。可以想像,赌博对我有多大的魔力!

后来我升做面包师傅,依然沉迷赌博。它是唯一叫我朝思暮想、令我伤心和快乐的事。赢钱时,我出去大吃大喝,到欢乐场所挥霍,让别人的羡慕,弥补了我没有的一切。

25岁那年,我出了一起交通意外导致脑出血,左身瘫痪,失去活动能力,不能工作,后来获得一笔赔偿金。很可惜,赌徒的想法是不理性的,我认为那是我的第一桶金,我要用我的智慧赢更多桶金。于是,竟然拿了这笔赔偿金,加上不能上班的日子,变成了「全职」赌徒。如此过了三年,钱输得一乾二净。到今天才醒悟过来,我这样把赔偿金输掉,等于出卖了自己,因为这是为我身体残缺而补偿的。

后来我转到桌球会工作,认识了我的妻子。交往一年多,我一直瞒骗她,不让她知道我是个赌徒。可是结婚才七天,我便把她的结婚戒指拿去典当还赌债。起初妻子不断劝我戒赌,每次我都答应,但每次都食言。我们结婚十几年,家中担子全由妻子一人担起。她是家中的经济支柱。家各样开支和照顾孩子的责任,全由她一力承担。更不争气的是,我常问她要钱作赌本和还赌债。日子一久,她对我越来越失望,夫妻感情亦转差。

我总以为,只要有赌本便有赢钱的机会;因此犯了很大的错误:亏空公款。谁知道,在最紧急的关头,我不但没有赢钱的运气,还被关进监牢,服刑四个月。妻子忍无可忍,终于在探监时对我说,要跟我离婚。可是我还冥顽不灵,出狱后仍不悔改。我对自己说:我原本就不是一个适合结婚的人。少了家庭约束后,我赌得更凶,欠债更多。尽管出狱后又找到一份桌球会的新工作,由低层做起,然后升为经理;但我觉得赌博才是我的全部,只有透过赌博,才能寻回我失去的一切。

几乎我所认识的人,我都欠他们的债。每月的薪资根本无法应付债务。赌博是我唯一发横财的希望。当这种自欺欺人的希望变成泡影后,我选择失踪,头也不回地离开工作的地方,搬家,躲起来,不负任何责任,并向社会福利署申请综援(香港的综合社会保障援助)。实在惭愧!我拿了综援的生活费,省下来仍去赌博,如此又过了三年。直至一间财务公司打来的电话才把我惊醒。我对个人资料都很小心处理,但不知为何财务公司竟会找到我的住址和电话。我不知如何应付,也不知怎样解决难题,想找一个可倾诉的人也没有。我何以会落得这样的景况?我想了一整夜,终于打了一通电话给前妻。出乎意料之外,她竟然愿意再信任我一次,借钱给我办理申报破产,并劝我改过前非,以后好好做人。

 

翌日早上,她把钱存入我的银行户口,当我从银行取钱时,惊然发觉在存折上所列印的日期,竟是她的生日。我十分内疚、自责。我不但从来没负起作丈夫的责任,连她的生日我也不理,没有陪伴过她,没给过她快乐;但是,在我穷途末路时,她竟仍然关心我。我终于认输了,可惜,也输了我人生中最宝贵的40年。

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要陷入这个无底洞,一个永远不能回头的东西,别用一生的时间去弥补自己曾经的错误。

转载请注明来自戒吧戒赌网,本文标题:《为什么都知道网赌是一个“坑”,那为什么还是不由自主的往里跳呢?》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搜索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