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戒赌故事 > 正文

赌城往事(第十章)

戒吧戒赌网戒吧戒赌网 2020-09-06 2836 0

第三位:上海佬。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是上海人,因此手机里就一直保存他为“上海佬”。
就是上次在太阳城跟我反打,后来有在永利大厅又遇到的那位“上海佬”。

我后来被上海佬害得挺惨!话是这么说,到头来也只能怪自己。因为自己是个成年人,一步步走过来,都是自己选择的。

上海佬后来不知道是生活还是为了发财,他自称迫不得已,成了一名“黄泉引路者”,专门找那种在澳门输光了但还有点家底人,让这些人“签码”,那些客人有的还没到穷途末路,有的已经深陷泥潭,上海佬吸取着那些可怜又可恨的赌客们身上最后一滴血,我不太想过多去评价这种职业,像他们说的“我不做也有别人去做”,这只是一种职业罢了。这个世界中,每个人对善恶都有自己的标准,我们无权去评价。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些什么人,由此在你的人生轨迹中引发了什么事情,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有些人是贵人,遇上了两个人会很投缘,他会帮助你,给你带来事业发展的机会,一次甚至多次。
有些人,也许他无心害你,但不管他有意还是无意,碰上他确实你会倒霉。
比如说这个上海佬。
我还在连赢的时候认识了他。那时我在星际太阳城连赢,势头很旺,几个眼熟但没说过话的赌客都对我很关注。
后来在遇到他的时候,他问:“这次我带三十万本,你能不能带着我打?”

我说:“我自己都输,还是算了吧。”
后来有天我们约了在外面吃饭,他说,这两年前前后后,已经输了近千万,穷途末路了。

不过他总是给我电话,每次都是输钱。然后他又在筹钱,赌不赢,又想找人签码,一直在欠债,绞尽脑汁想翻本,但总是不行。

后期由于我急于翻本,周姐已经不给我签码了,他拉了我去了一个赌厅,分“A码“B码,我大败,甚至差点在澳门从楼上纵身跳下,这个以后会讲到。

从阿全告诉我有着20万分红以来,每天财务每天都会通过手机短信向我们发送赌厅的输赢情况。

每天发过来的报表短信,“上1万是指微投当天赢了1万,下1万是指微投今天输了1万”,我则根据自己的投资比例估算每天自己的盈亏状况。

又休整了十几天,现在,该考虑考虑我自己的翻本计划了。因为我在外面还有一个100万的窟窿要填平。我在手机的备忘录上写下了自己的回本计划。

还债时间周姐宽限期是两个月,我希望分两场场赢回来。虽然本金只有20万。

在我准备去澳门的前一天,一早,收到河南小张发来的短信:“忙吗?我们下午的飞机过澳门,你去不去?”
我回复:“明天去,澳门见。”
想到每次除了周姐从我房间,我在中场大厅的积分卡也是能送几天房间,于是我又补发了一条:“不用订房,我安排送房给你们。”
第二天下午,这次,我没有让周姐知道我来澳门,因为我还欠她钱,我直接电话给赌场,用积分开了两间房,小张夫妇因为早一天到,所以我让他们在万利前台等我,小张夫妇是属于性格比较温和的一对夫妻,虽然已经输到了很无助的阶段,但他们表情中流露出更多的是无奈,而不是急躁。
这次他们带了十万港币的本。小张说:全部钱已经差不多输完了,没办法,跟小张父母撒谎说要自己做点生意,借了他们的养老本。现在加起来只剩二十万左右的本,再输下去就不知该怎么办了。
 我问,不是有一个多月没来了,怎么会输得这么快?
“因为来澳门的费用大,前段时间我们在网上赌,结果又输了十万人民币进去。”他俩说。
“网上你也敢赌?”我问。
“不会吧,我也赢过呀”小张说。
我笑笑说:“如果我是网站老板,肯定先“养猪”,让你尝点甜头,后“杀猪”。”
“开赌场本来抽水就占优势,他们没必要吧?”小张的老公插了一句,他太老实,对我的说法觉得很疑惑。
“你怎么知道他没必要?”我反问,虽然我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如果真是谦谦君子,又怎么会去开赌场呢?
小张想想也有道理,于是她埋怨老陈:“都怪你!我说不可信吧,你偏要试试!”
“这次一定得赢!”到了房间,小张望着我说。
我当然也是这样想的!

在我们商量下,我们选择了去老葡京,总在美资赌场带着,都压抑了,所以我们选择了澳博的场子,小张说我们不能走正门,要走偏门,我们来到赌场的侧门,然后小张说等一下,然后我看她非常虔诚的拿出一个五块的港币硬币,慢慢的放在门口的一角,嘴里嘟囔着说“给你们钱你们买好吃的,不要来找我”之类的话,我想起了小苏肚子里我的包包,我不由的也在内心里说道“宝宝保佑爸爸”,说完,自己都觉的有点好笑。

老普京水晶宫厅里的人并不多。

小张夫妇选了背靠墙的一张台,寓意有“靠山”,这是一张新台,投注限额是1000-20万,已经开了三个闲。我和小张夫妇坐下来,对荷官说:飞一把吧。

飞出来又是闲赢。

“等下”我说着从包里拿出10万港币丢给荷官(10万港币厚度跟1万人民币一样,港币是有1000元一张的),然后再荷官一张张把钱摆在桌子上清点的时候,我叫了一杯咖啡,慢悠悠的喝着,然后给小张夫妇说“财不入急门。”

荷官收完钱把换好的筹码推给我。

“这把梭哈。”(梭哈是指把手里全部的筹码都下注。)我把全部的10万筹码全部推到闲上,对一旁的小张说。也许是想到有小苏肚子里的孩子的缘故,我这时候感觉信心十足,我不相信这把能开出庄来。
小张迟疑了一下,把一万筹码扔给荷官,想让荷官帮她打散。

“不用!”我很坚决地对小张说:“全押。”她马上把一万取回,押在我的筹码上面。这种时候投注千万不能犹豫,因为想多几秒钟肯定就不敢下了。

我拿了一个A和一个三边,但是没有顶起来,是A和6,加起来7点;闲家开牌是一张J,一张3点,3点,牌面不错。
闲家补牌,短头发的女荷官从牌靴中扯出一张扑克,翻开,又是个3!闲家6点,我们赢了!

我和小张收起荷官赔过来的筹码,“小东西,你真是爸爸的福星”我在心里想。然后我非常平静的给小张夫妇说:

“看起来应该是一个长庄。”

“嗯,看来我给“小鬼”分钱是对的”小张回答道。

说的我有点哭笑不得,赌徒啊,都是这样这么成“神经病”的。

转载请注明来自戒吧戒赌网,本文标题:《赌城往事(第十章)》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搜索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