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戒赌故事 > 正文

赌城往事(第四章)

戒吧戒赌网戒吧戒赌网 2020-09-06 4564 0

和王总、阿全分别后,我罪恶的心又开始猛烈的萌发了,我随即联系了华仔,直抵星际五楼太阳城。

刚进太阳城贵宾厅,就听到一张赌桌上围满了赌客,在喊“三边”,喊声震耳欲聋,这份吵闹和嘈杂通过赌场高氧的空气传进我的耳膜,让我顿时热血沸腾。

等华仔换好了15万筹码回来,把筹码塞给我,说:“冰哥今天精神。走,找路子去!“

华仔紧跟着我的屁股后面,走到一张围了七、八个人的台子,停下来。只见当荷官的美女头发梳的干净利落,上身穿一件紧身小马甲,涂着紫色的手指甲。我看了下路单,这是一个新台子,刚开了四把牌:一庄,一闲,一庄,一闲,资深的老赌徒都知道,如果牌路继续照此一庄接一闲下去,就形成了BJL里好路子中的一种“单跳”。

我丢给荷官一个五万的筹码,对着荷官说:“打散”,荷官帮我打散后,把一个1万的筹码压在了庄上。我对这种单挑的路子情有独钟,看到路单上一红一蓝的圈圈,再加上桌子上赌客都非常“默契”的打庄,我信心满满。

压注最多的是一个30岁左右的中年少妇,所以荷官把庄家的牌派给她,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这位少妇手里的两张纸牌上。这位少妇用芊细的手指非常有气势的用力先甩开一张牌丢在桌上,是张红桃Q,即0点。然后她很老练的用双手拇指和食指捏住另一张牌的两个角,一点点的,慢慢往外翻啊!翻!同时眯着双眼,就在牌和桌子间的一条很小的、逐渐变大的细缝里“瞄”着。

其他人,包括我在内,所有的眼神全部紧张的盯少妇的牌,所有人都在大声的喊着,“三边!三边!三边!”(百家乐的边数是指赌客看牌的一种方式,牌面1.2.3俗称白茫茫,4、5俗称两边,6、7、8俗称三边,9、10俗称四边,J、Q、K俗称公)

其实,这正是BJL的乐趣所在,在缓慢的眯牌过程中,持牌者紧张、兴奋等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极大的刺激了神经,从而释放大量的“多巴胺”,同时也带动了另一种化学物质“内啡肽”的分泌,恰恰正是这两种物质带给了赌徒们无与伦比的畅快感。甚至很多赌徒到了后期根本不在乎输钱还是赢钱,单纯的为了在赌博过程中寻找这种刺激,达到兴奋点。

终于,在众人怀着期待,紧张了几十秒后,中年少妇说道“是三边”,然后中年少妇把牌换了一个角度,所有人一起喊“顶、顶、顶”,最后一张8被翻了出来,8点!很大了!闲家被翻出了3点,“庄8点,闲3点,庄赢!”荷官说道,开门红!第一把牌就赢了9500元,我不受控制的喊出一句,“漂亮!”

继续10000平推闲,这是肯定的了,等荷官把刚刚牌收到小盒子里,我抢先第一个下了注。

这时,华仔把嘴靠近我的耳边我,悄声说,“第一把一枪过,为什么不过三关呢?”(一枪过是指庄闲不用补第三张牌的情况下直接赢,只要庄闲任何一边拿到8、9点,则另一方不再补牌。)

我觉的还是稳一点,就给华仔说“先保守点,用1,1,3的方式吧。”(“1,1,3”是BJL玩家最保守的的一种打法,拿我这把牌来说,第一把牌1万赢了,变成了2万(不考虑抽水),第二把再把1万压上去,如果再赢了,就变成了3万,第三把3万全部压上,这样,如果三把牌连续赢,本金1W就变成了6万,如果输掉了,就只输1万)

这种打法进可攻,退可守。

第二把牌,闲赢,我的1万本金变成了两万。

路子越来越明显了,第三把牌,桌边所有人都认为肯定是“庄”,各自把手里的筹码压到了庄上。那个少妇压最多,5万,我压了3万,看牌权还是少妇的。

少妇跟刚才一样慢慢眯牌,牌面开出来是一张,“7”、一张“4”,才1点。

“没关系!小牌点容易补牌?”所有人像安慰少妇一样的安慰着自己。

轮到荷官翻闲家的牌了,荷官面无表情快速翻开2张牌,一张,“7”、一张“2”直接一个9点,轻松的把我们所有人秒杀掉,连补牌的机会都不给。

几个人在旁边小声嘀咕,说这么好的路子怎么说断就断呢,都很不情愿的看到自己的筹码被荷官收走,然后人群一哄而散。

不过,真是可惜啊,最后一关没闯过去,由盈利2万变成输1W。算了,没关系,刚开始,不急,何况我前面两场赢了不少呢。

我和其他赌客不一样,我几乎是把把牌都压,只不过在注码上时常做些不规律的调整,或多或少,我总感觉如果停一把的话,如果开出来的庄闲跟我感觉一样,就会丧失运气,所以,我前期在澳门的时候几乎是把把都下,也许是运气好,赢的总比输的多。

其实这只是我的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在赌场面前,终究逃不过输的结局,只是时间上的早晚而已。

在澳门的赌场里,时间是过的非常快的,弹指直接,一靴牌打完了,我看了一下手机,都已经下午8点多了,跟王总分开到现在应经过去5个多小时了。结果是输输赢赢,一共小赢5万块。

“冰哥…这靴牌完了,也有盈利,您看是不是吃点东西去啊,!”华仔说看看了我手中的筹码说道,也许是他看我来来回回总在盈利5万之间,也许是他真的饿了。塞给我2个500的筹码说道“幸苦了,我还想打一会,要不你让公关给我们订点东西,我们在这里吃”,他便转身去找公关了,我则继续在厅里转悠着找合适的台子。

我找了一张刚开一局的台子,等待荷官飞出前三局。想起阿全的话,想起实现以后可能实现财富自由,我的强迫症又犯了。

数了数手中的筹码,一共还有19万多,赢了点,有点兴奋。但我想,这样赢钱太慢了,不能这么打,得加快脚步,不然就算遇到好路子也白白浪费了。

刚开牌这靴牌的路子很乱,出了一庄一闲两庄,我刚要手里剩下的几千散码压上去,华仔回来了,并没有带东西,附在我耳边说道:“冰哥,周姐说今天美高梅太阳城的路子特别好,有个人都赢了几百万,要不我们去看看?

“等等,我把这些散码过两关,我们就去看看?”我转过头给华仔说。说完我把筹码打到了闲上。

“你要反打吗?打庄吧!”男人建议性地说。只见这个男人身穿范思哲的T恤,脸上的肉,让他讲话的时候一颤一颤的,让我想起了王总。

“好,听你的,反正路子刚开始,我也拿不定主意!”说着,我把散码从闲挪动放到了庄上。

“哎呀,不对,好像是“1,2,3的路子”,要不你改下?”男人说。(1,2,3的路子是指一庄一闲,两庄一闲,三庄一闲,俗称1、2、3)

我皱了皱眉,“算了,不改了!”“哦,那我压闲了,不好意思啦!”

妈的,先前让我压庄,他却改压了闲,什么意思?

结果,真的开闲,我输了。心里无数只草泥马在奔腾。

我郁闷地摇摇头,转身走开。

在厅里转了几圈没坐下,几分钟后,华仔貌似关切地说:“别急,反正就输点散码,明天再战吧,今天先吃点东西休息吧!”能听得出,华仔确实是在为我着想。

也罢,听人劝,吃饱饭,去美高梅贵宾厅转了一圈,好路子已经没有了,回房间冲个澡,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明日再战!

转载请注明来自戒吧戒赌网,本文标题:《赌城往事(第四章)》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搜索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