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戒赌故事 > 正文

赌城往事(第一章)

戒吧戒赌网戒吧戒赌网 2020-09-06 2294 0

七年前的今天,2012年10月13日,爷爷的葬礼在山东省某个小城市举行。

葬礼在一个小县城的殡仪馆举行,来参加葬礼的人排队到了殡仪馆外面,是的,我爷爷是一位县级干部。

妈妈说,不指望你能达到你爷爷那样辉煌的成就,只希望你安安静静娶妻生子,一辈子平平安安,我的母亲,是一位典型的北方妇女,相夫教子,只是,她辛苦半辈子,培养了一个看似听话的败家子,一个赌徒

我有一个爱我的女朋友,那段时间准备定亲,因为她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小苏说,那段阶段是自己最美好的回忆。

我的女朋友叫小苏,我们通过相亲认识,小苏比我小一岁,我们相恋三年,感情很好,平日也没有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过架,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很有默契。

像所有准备当爸爸妈妈的人一样,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想想宝宝的模样,脾气性格,沉浸在那种喜悦当中。

我幻想这等孩子出生,我把她抗在肩膀上,那种幸福的感觉,让她快快乐乐的成长。

我,是一个在体制内上班的上班族,朝九晚六的工作模式,工资在小县城里算是中上等水平,平日里事情不多,在外面自己干点副业,一切都在正常的轨道上行走着。

因小苏工作原因的需要,我跟她住在她所在单位的乡镇上,每天早上准时七点起床,然后开车到市里上班,下午五点下班,我开车回到乡镇,我们或许一起做饭,或许出去吃点,吃完后在带有泥土青草的乡镇小道上溜达一圈回去休息,这几乎是每个周一到周五的固定模式,周末我们去市里吃点喜欢吃的,看场电影,再和小苏相恋的三年里,大部分时光是这样度过的。

像我和小苏的收入水平,在我们这个小县城已经属于“中产阶级”了,我从来不问她的钱都花在哪里,她生活比较节俭,一部分钱用来购置我和她的衣服,一部分钱用来理财,我们每年都会固定去一次青岛啤酒节,从崂山到金沙滩,我偶尔让她买一点好看的衣服,她总说她上班穿工作服,省钱给以后的宝宝花,唯一一件奢饰品还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我给她买的一个巴宝莉的钱包。

房子方面,我父母早就为我准备在市级城市购买了两套房产,离的不远,让我们随便选一套,他们想以后去市级城市养老,离的近方便帮我们看孩子,当时,考虑到我们都在小县城工作,又想在我们小县城购置一套小一点的房子,不过要先付首付,像我在体制内工资来说,买一套房子都有点困难,父母在这方面帮我们考虑好了方方面面,这就是我们这代孩子的悲哀,啃老族诞生了。

看中了小县城领秀城的一套110平米房子,属于小县城里的高档小区,居住密度适中,绿化较好,离我父母居住的小区仅离10分钟步行距离,首付要交10多万,由于是毛坯房,加上装修要20多万,父母因购买另两处房产是全款,积蓄并不多了,只能贷款,又不愿意让小苏住有贷款的房子,所以最近一直闷闷不乐。

不过没问题,为了媳妇,为了孩子,为了父母,我还有个绝招,应该说一个赚钱的路子,那就是网赌,没人知道我在上班时候偷偷网赌,银行卡里已经有几十万,但是没有正经的理由告诉她们钱的来源,我想用出去考察项目的方式来把这个钱洗白化,去哪里呢?

那就是澳门,我一直向往一个城市。

爷爷的葬礼结束一周后,我以考察项目为由,请了带薪假,一个人做上了去澳门的飞机。

再过去的网赌赌博史中,我的银行卡里有35万人民币,折合港币40多万。

我在澳门的赌博史中,断断续续加起来到现在 有三年,一开始像“刘姥姥逛大观园”似的,下注小心翼翼,几百几千的下注,到最后在永利一晚上输光180万,这个过程跟其他赌客没什么两样,就不再去想那些痛苦的回忆了,我第一次去也没可以想去赢多少,因为我银行卡里已经有了房子的钱,只是想把这个钱变成在父母眼里“合法化”。

刚开始我主要是玩“百家乐”,因为百家乐的优势就是学的快,开牌快,适合中国赌徒的特征,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不用为了看“筛盅”点数考虑数学问题,而且输赢可以随时走,比彩票等几分钟要直接的多,几把牌下来手里的筹码可以翻几倍。

为什么中国人那么热衷于赌呢?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解释,生意人玩或许是因为刺激,或许是因为某个项目缺少资金,银行贷款难,这样来钱的方式快而且在澳门合法,不担心被抓,拆迁户玩是因为从没钱到有钱心理膨胀,通过赌来释放心理的这种不平衡,穷人赌或许是因为穷怕了,想通过赌来发家致富,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总会有各式各样的理由让赌变的合理化。

在澳门,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最后的故事都很惨,我已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想赌或者在赌里挣扎的人,这是条不归路,因为逃不过赌场的大法则。

为什么会说败呢?表面赌场规章很合理,但是你还是会输,败了在你的贪婪上,赢了还想赢更多,输了想翻本,为了翻本,去欺骗亲人,朋友。把自己心里最罪恶的一面表现的淋淋尽致。

在我后面的经历你会看到,我是怎样从一个仪表堂堂,正直善良的人,变成一个人人厌恶,躲而不及的人。

回到前面,开始我第一次的澳门之旅,拱北关口换了三十万的人民币,不到四十万港币,通过拥拥嚷嚷的人群,我到了我梦想的澳门,跟随人流坐上了网上说的老哥聚集地赌场——美高梅娱乐场,在车上认识了一个“朋友”——周姐,周姐人很好,看到我在“发财车”上到处拍照,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来,听到肯定的答案后,开始热情的给我介绍澳门,说自己嫁给了澳门人,在澳门开了一家当铺,帮内地来的客人刷银联卡和信用卡换取港币;如果客人赢了钱,又通过她的当铺把港币兑成人民币汇回去。这样她能在中间赚取差价。

一开始我说已经在拱北换完钱了,她说没关系,以后来找她就可以,后来我每次来都会在她的当铺刷卡,而且她的当铺离美高梅只有一条街的距离,比较方便,几次过后,我们已经很熟悉了,周姐觉的我人比较随和,也比较好说话,让我帮她洗,在了解了洗码的规则后,我就答应了,我帮她洗码,她负责从珠海机场接送我进澳门,帮我免费开酒店的房间,我权衡了一下,觉的这样的交易很合算,就同意了,所以说任何一个赌徒是精明的,这点我一点都不怀疑。

第一次澳门之旅就在赢了10万块圆满结束,我高高兴兴回家了,并给小苏和家人编织了一个非常合理的项目理由,把钱“洗白”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戒吧戒赌网,本文标题:《赌城往事(第一章)》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搜索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