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戒赌故事 > 正文

澳门不是天堂,但赌狗最后的地狱却在缅甸《中》

戒吧戒赌网戒吧戒赌网 2020-09-06 1574 0

和送那个被吊打的人一样,半个小时不到小弟们就回来了,小弟对小何他们说广东仔也在半路上逃跑了。一个没有心跳的人能从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手里逃跑掉,这一点谁会相信?几个小弟也有点慌乱了,连续“跑”了两个,广东仔家里只打了一万多块过来,还有九万没还,这对胖女人极其老大来说又是一笔损失。果然,胖女人晚上过来后对着众小弟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正在这时,广东仔遗留在这里的手机响了,是他家里人打过来的,家里人说又凑了三千块明天可以打来,请各位不要再打他了,剩下的钱再想办法还。胖女人接着电话声音极为平和地说广东仔现在情况还不错,因为欠钱所以暂时不能走,要留在这里干些活,希望家里尽快打款过来,钱一到就放广东仔回家。何其残忍,人都被打“跑”了,还在电话里骗人家家里寄钱过来。

胖女人放下电话后对小弟门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走了。接下来的一夜,小弟没有再折磨这群赌狗了,只是让几个人把地上广东仔的血迹擦干净,然后就没再管这些赌狗了。

第二天中午,终于有一个和小何一起过来的山东赌狗家里把10万全额的打进了卡里,胖女人喊小弟把那人从逼单房里放出来,用车送回到了酒店里。到了晚上又有两个人的欠款打了过来,大约这两人已经还了5万多了,所以小弟也没有再为难这两个人了,给他们泡面和香烟。而小何和另外三个人今天都没有钱打进卡里,于是这四个人今晚的噩梦开始了。由于几个人里,小何家打过来的钱最少,所以小弟决定今晚先拿小何开刀

小弟让小何跪在那里,然后用狼牙棒开始猛打小何,小何被打的在地上只滚,但不敢叫,因为叫的话打的更凶,很快小何的背,膀子和腿都被狼牙棒打开了花,打够了的小弟扔给小何手机让他和家里要钱。小何拨通电话后带着哭腔喊:爸,一定要救我啊,你们再不打款过来我就要被打死了。小何的父母在在电话里哭岔了气说,家里实在没钱啊,不行就去报警了。听到报警,小弟抢过电话关了,然后又开始更重的一轮毒打,直到小何被打昏了过去。

逼单房里的三天就这样过去了,小何和另外一个河北的赌狗家里一直都没钱打过来。于是在第三天中午,他们被转移到了死单房。所谓死单房就是比逼单房更可怕的地方,在这里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不还钱,要不就是死。刚才有人问是不是真的会打死人,呵呵,不打死你的话那别人也学你不还钱怎么办?不给钱就是死毫无疑问的

一进死单房,一个小弟就满脸奸笑的说,看你们这么多天都没洗澡了,今天给你们洗个热水澡,说完拿出两个水瓶,满满一瓶开水就从两个人头上浇了下去,两个人一阵惨叫,烫的直蹦,小弟哈哈大笑说这叫拔鸡毛,说完就开始拔两个人的头发,经过开水烫过以后,两人的头皮和头发脱离了,一抓一大把的给拔了出来,小何和河北赌狗本来身上就皮开肉绽了,再被开水一烫,一层层皮开始脱落。露出里面红红的肉色。紧接着小弟拿出电棍对着两人的生殖器就电了下去,小何一下被电翻在地,河北仔也没坚持几下就倒地了

等小何再次醒来时他看见河北仔正跪在小弟面前求饶。在这里求饶是没有用的,除非你拿钱否则一切都是扯淡。小何知道再这样下去他离死就不远了。一声长叹,千金难买早知道啊。早知道结局是这样谁会千里迢迢的跑过来送死呢?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机会逃跑吧。正在小何胡思乱想的时候事情似乎发生了一线转机。当地的治安局到这里例行检查了,说是检查,其实就是敲竹杠,这里发生的所有一切当地治安局早就知道了,检查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以检查为名来敲竹杠的。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说一下,其实治安局里也是中国人,没有缅甸人的。

澳门不是天堂,但赌狗最后的地狱却在缅甸《中》-第1张

小何被关在三楼的死单房里,就靠在窗口,小弟刚才看他晕过去后就把他拖在那,也没再管他了,反正窗户外装着铁栏杆,也不怕小何跳窗逃跑。小何在窗边看见外面车上下来几个穿制服的人拿着本子进到了屋里,小何以为是谁家里报警起了作用,内地联合缅甸的警察来救他们了,于是满怀希望的在等着,谁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检查这里,连楼都没上,就在一楼和小弟聊了会天一群人就准备坐车走了。小何在失望变成绝望后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对着窗外的治安局警察大喊:救命啊,救命!屋里看单的小弟反应过来后立马赶过去从背后给了小何一棍子,小何只喊了两声,第三声还没喊出来就被打趴下

小何和河北佬被治安局带回去了,他们暂时被收押在治安局里拘留着,两个人都被手铐烤着坐在班房里,治安局里有医生,给他们清洗伤口和抹药,一天还给他们送了两次饭。就这样他们被关了大约一个礼拜后,一天一个警察进来了。警察告诉他们他们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他们现在属于偷渡到缅甸聚赌,至于赌场那边怎么样可以治安局里可以不管,但是他们必须每人交给治安局两万块钱,一万是偷渡的罚款,另外一万是他们被关在治安局这些天的吃住医疗费用。如果交了钱他们就可以获得自由,由治安局联系车辆把他们送回中国,如果拒不交钱的话明天就送他们回单房去。

这时小何才明白,治安局把他从单房弄出来根本就不是为了救他,而是想借机从他身上敲一笔。

说完后那个警察从口袋里掏出了两部手机,一个是小何的还有一个是河北佬的,原来是从单房那里要过来的,警察把充满电的手机扔给这两位,让他们给家里打电话要钱。小何接过手机苦笑着说,我要是有钱的话我还能在单房里受那么大的罪吗?我家里是真没钱啊,你们放我走吧,我回家后再凑钱给你们可以吗?警察开始骂了起来,我操你们别不识相,单房里面要你们10万,我只要你们两万,哪个多哪个少你们不会算吗?今天要是没有钱过来的话明天老子就把你们全送回去。一听到送回去河北佬吓的赶紧开始打电话,电话里河北佬对家人各种发誓哀求,忙了半天后家里总算答应再厚着脸皮出去借借看。小何则电话打通后还是没用,家里说房子抵押贷款最快也要10天,目前实在是没钱打过来,别说两万了就是两千都没有,该借的都借了,实在借不到了。事后才知道小何家里人一直都以为小何在外面撒谎骗家里钱,从小何进单房打第一个电话开始他家里人就半信半疑,所以筹款也不积极。当然这些都是事后才知道的。小何放下电话后无奈的看着警察摇头。这下警察火了,刷的一下掏出手枪指着小何骂,尼玛的不给钱老子今天就毙了你,杀你就和杀鸡一样,就说你想逃跑还抢枪最后被我毙了,你看谁会来查。这时门开了,上次带小何他们走的那个胖子进来了,胖子一声冷笑,说:我们救你出来,你连两万都不想出?好吧,你不想出钱是吧,把他吊起来,明天送回去。小何还想解释,人家根本不停一枪把子砸在小何脸上,紧接着用一个带长链条的手铐把小何的两只膀子高高地铐在窗户梁上

澳门不是天堂,但赌狗最后的地狱却在缅甸《中》-第2张

 

晚饭自然就没有小何的了,河北佬还不错,把自己的饭省了一些,用勺子一口口喂给小何吃,还分了一支香烟给小何抽,这让小何很感动,都是原本不认识苦逼,这时候还知道相互照顾,唉谁说赌狗没人性啊!

第二天,河北佬被带出了班房,小何则继续被铐在那里,小何心想完了,估计一会就要把我送回去了,唉,想想送回去要受的那些罪,小何恨不得死了算了,对,要是真送我回去我就和广东仔学,自杀算了,最起码死了也比这样活受罪强

小何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班房的门开了,进来几个人,小何心想这就是要送我回单房的节奏啊。可是不对不对,进来的人并不是单房的小弟,也不是胖女人那一伙的,进来的几个人都穿着很脏很烂的老式迷彩服,就和国内工地上搬砖的穿的差不多,唯一和搬砖的不同的是这些人头上还戴着钢盔,身后还背着长长的枪。胖子喊警察把小何手铐解开然后让小何蹲在那里。这时迷彩服里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蹲在小何身边开始问他,你以前在中国当过兵?小何不知所措的点头?那人对小何说会开枪吗?小何继续点头?那人看看小何身上伤口结的疤继续问他,你骨头和内脏有伤吗?能够跑步和走路吗?小何说还好都是皮肉伤,骨头没事,肚子倒是真有点疼,现在跑步恐怕不行,因为饿。那个人从背包里拿出一张中文地图,问小何这个你会看吗?小何颤抖的用手指着小勐腊说我们在这里。又指指昆明说,这是中国。军官模样的人点点头。接着问,你愿意和我们去当兵打缅军还是愿意在这里等你家人过来赎你?小何问,打谁?那个军官说:打缅军,缅军欺负我们这些中国同胞和佤族同胞,想抢我们的地,抢我们的钱,我们坚决不答应,我们要和他们战斗,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吗?

转载请注明来自戒吧戒赌网,本文标题:《澳门不是天堂,但赌狗最后的地狱却在缅甸《中》》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搜索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