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戒赌故事 > 正文

澳门不是天堂,但赌狗最后的地狱却在缅甸《上》

戒吧戒赌网戒吧戒赌网 2020-09-06 4671 0

澳门不是天堂,但赌狗最后的地狱却在缅甸。

有没有人曾经从那里跑掉?有,也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 这哥们是个东北大个子,签了20万。被关在屋里的第三天后,他趁着看他的人上厕所的时候挣开绳子从三楼窗户跳了下去。砸在雨棚上,人没受伤。然后没命的跑,往山里躲。有个小鬼想拦他被他用捡到的尖铁棍扎趴下了。后来人家都开枪了,他就躲在山里一动不动。几次追他的摩托车就从他身边开过去。 然后到晚上他才出来赶路,用脚上的旅游鞋换人家农民的吃的。最后缅甸农民给他指路他才跑过国境。这是我唯一知道的一个跑掉的

小何,山东人。从部队退伍回家后也没有找到什么正经工作,成天就是在社会上瞎混,他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但却嗜赌如命。想赌得有本钱,他就去骗自己的爹妈,爹妈都是老实巴交的上班族,骗来骗去也没几个钱让他折腾,于是他就去亲戚和战友家骗钱,到最后该骗的都骗完了,人人防着他,见面如同见到瘟神一样。在2014年的某一天,这个一直骗人的家伙终于被人骗了。经历了一场让他终身难忘的事。

那天他还像往常一样来到了一个地下赌场,虽然没钱赌,但是看看别人赌过过眼瘾也是好的,最好是碰上运气好有大户赢多了顺便再给他几十块喜钱。那天的赌局很平淡,没什么大输赢,一帮子赌鬼闲着没事就拿小何开心,他们问小何,你看你在场外看的都那么准,搞点钱自己上来押几把啊。小何尴尬的摇头说没带钱不玩。他们嘲笑小何说回家把房子卖了过来赌啊,卖一套赢两套。小何摇头说卖个屁,房子是我爹妈的,我想卖也卖不掉。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等牌局人走的差不多时一个叫龙哥的人拍拍小何的肩膀说,走,还没吃饭吧,哥哥我今天赢到钱了请你吃饭去,有免费的酒喝小何正是求之不得,想都没想就和龙哥走了。

在酒桌上龙哥和小何描述了另外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赌场,地点在缅甸。去国外赌钱?这对小何来说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龙哥好口才,在他的嘴里缅甸赌场成了金矿,上个月哪个哪个在那里赢了50万,上上个月哪个哪个又在那里赢了30万。反正经过龙哥的三寸不烂之舌缅甸赌场已经成了人间天堂。这对小何这种滥赌狗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但是去任何一个地方赌你都需要本钱啊,没有本钱你赌个屁啊?小何听的再天花乱坠也只有流口水的份。龙哥火候把握的很好,他早就看出来小何没钱了。于是他说我这个月还要去那里赌一次,要不咱俩一块去,你去开开眼界也好。小何憋了半天才说:我,我,我,我最近手气黑,输的多了,现在身上没钱啊。龙哥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说,其实我和那里赌场几个管理员关系不错,你要真想去的话我问问看,能不能先借你一点玩着。小何问:那利息高吗?龙哥哈哈大笑,都是朋友,都是老乡,谈什么利息啊?你先拿着玩,真是运气不好输掉了我去打个招呼,把账记着,以后回来慢慢还就是了,不着急的。小何听到这里眼睛都要闪光了,龙哥火候把握的很好,拿出手机对小何说你先等下,我打个电话问问去,如果能行咱俩就过去。电话里龙哥说个不停,过了一会儿龙哥放下电话告诉小何,谈妥了,没问题。小何端起酒杯对龙哥说谢谢龙哥,来,干杯。

后面的事就简单多了,龙哥留下了小何的手机号码,大概一个星期后龙哥告诉小何机票买好了,带上身份证,明天就去缅甸。小何兴奋的一夜没睡,告诉爹妈自己要去外地上班挣点钱,可怜他爹妈信以为真,还给他准备了一大包换洗衣服和新蒸的包子。他就这样在机场和龙哥碰头了,然后两个人坐上了去昆明的飞机

凌晨,小何和龙哥到了昆明的长水机场,这时龙哥开始联系缅甸那里的赌场经济人了。一阵简短的交流后,龙哥带着小何和另外一个也是从山东来的赌狗一起走出了机场坐上了出租车,龙哥和出租车司机说了句什么,司机就出发了,一路上七绕八拐的,还没等小何仔细欣赏完昆明的夜景就被出租车带到了郊区,昆明2环附近。在那里他们找了家最便宜的旅馆住下了,还吃到了传说中的云南米线。可能小何是北方人吃不惯那玩意,反正用他的话来说,很难吃很难吃。第二天中午,旅馆里又来了几个人,也是从全国各地被龙哥这样的人物骗来的赌狗,两个广东的,一个河北的。注意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首先他们都是赌狗,其次他们都是那种很穷很穷的赌狗,家里已经被赌的家徒四壁,债台高筑了,都和小何一样希望能在缅甸靠赌场签码可以大赢一场,然后翻身做人。带着这样的梦想他们上路了,坐一辆破车上了高速公路。大约开了四五个小时,车子停在了一个叫普洱南的地方,这一票赌狗下来换车,这次车子把他们送到了中缅边界一个叫孟连的地方。路上遇到了一次警察查车,小何用龙哥教他们的话说自己是来旅游的,轻松骗过了警察。大约又过了七八个小时,车子到了孟连

一路上小何感觉很好奇,一路上房子都很矮小,好多房子上都装饰着大大的孔雀,很漂亮的南方建筑,这在北方是看不到的。从孟连开始他们这一群赌狗就没有汽车再坐了,龙哥联系了几辆摩托车送他们,因为都是又窄又烂的环山路,汽车确实没有摩托车灵活。摩托车绕来绕去把他们带到了中缅边界线200号

送小何的那个摩托车驾驶员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农民,因为语言的关系小何和他沟通很困难。好不容易他才弄明白小何是去缅甸那里签单赌钱的。摩托车司机这时停了下来,看了身后的小何一眼,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叹了口气从身上拿出一包烟自己抽了一根,又递给小何一根。又看了看小何,摇摇头,载着小何继续走了,小何给颠簸的摩托车绕的头晕目眩,半山腰回头再看,中国界内一块大大的路牌写着:芒信人民欢迎您!一个多月后当小何再看见这块路牌时已经几乎是两世为人了

绕过一片甘蔗林后前面出现了一个很陡峭的坡子,摩托车是上不去了,小何只好下来步行,因为路上抽烟耽误了时间,所以小何他们走在了最后面。摩托车司机告诉他,上了山坡后有一条很浅很小的河沟,跨过去就是缅甸了。快点去吧,当心有边防巡逻队出没。小何跨过了河沟,心里百感交集,人家出国旅游都是飞机坐着,旅行箱拿着。可他这次出国呢?只有手上的一个破塑料袋,里面装着父母给准备的换洗衣服和几个包子。身上只有100多块的现金。这个蠢货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头脑里还做着在缅甸赌场大杀四方,赢个盆满钵满然后衣锦还乡的美梦。其实,当时他只要稍微有一点正常思维都应该能想到一个问题:你一分钱没花,赌场花钱让你坐飞机,住旅馆,一路上负责你的吃喝住行,然后千里迢迢把你接过去再借给你钱,让你赢赌场的钱。这可能吗?天底下有这种好事吗?只要小何当时能考虑到这个他应该是能感觉到什么的。可惜我说过,赌狗一旦和赌挂上了钩那智商绝对就是负数了。小何不是白痴,不是傻子,在缅甸赌场里搏杀的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没有一个是傻子,可不是傻子为什么又看不穿这个呢?很简单,被赌弄昏了头脑

过了界之后的道路要好走多了,小何没走多远就看见一条公路,龙哥和那几个赌狗都在一破面包车前等着小何。看见小何到了他们就陆续上车了,车上一个中年男子自我介绍说他就是赌场的经济人,现在送他们去赌场见老大。龙哥和经济人说了几句后并没有上车,小何坐车里问他怎么不一起去,龙哥说你们先去,我还要再接几个人,随后就来。这是小何最后一次看见龙哥了。随后车开了几十公里把他们接到了一个叫勐平的小县城里。如果不是汽车牌照的不同的话,你一定会以为这里是中国的某个县城。到处是中文标识的店铺和商户,街上人来人往也都是说中文,手机是中国移动的信号,消费用的是人民币。一切都和中国一样。只是汽车牌照不同和方向盘在右边。

所谓的老大小何他们并没有见到,而是来了个胖胖的女人把小何他们这些赌狗带出了赌厅,在边上一个小房间里,胖女人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问小何他们,怎么样?想不想在这里赌?这其实是废话,不想谁会过来呢?想赌是不是?没钱是不是?好说,这样吧,把身份证放在这里,然后我说一句你们自己在纸上写一句,实际上写的都是借条。胖女人问了小何的家庭情况后,答应放10万的筹码给小何。我的天,小何长这么大还没有用过10万这么多的筹码去赌啊,小何看到10万的码想都没想就签了单。并不是这些赌狗都像小何那样毫无警惕性的,和小何一起来的同是山东的那个赌狗就很警惕,他对胖女人说家里下午打电话过来有点急事要回去,可能不能赌了,他想走,胖女人笑了,想走?可以啊,你这一路的吃喝住行都是我们给你花费的,想走就请留下5000块的路费你再走吧。那个赌狗身上摸了半天也就1000块左右,这是肯定不够的,胖女人接着开导他,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你上去赌两把,赢了钱把路费还给我们,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签些码吧,没事的。有码就可以赌了,去赌就可以赢了,就这样那个山东赌狗挡不住众人的劝说也签了10万

到凌晨的时候,小何他们这一票赌狗很多人都损失过半,一个广东赌狗提议大家回酒店休息吧,今天运气不好,明天咱们再来吧。于是陆陆续续有赌狗回去休息了,小何走的比较迟,他注意到等他们这些赌狗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那些其他在赌场里参赌的人也都陆陆续续走了。原来这些人是专门陪衬这些赌狗的,小何似乎明白了这些人是赌场的赌托

。到了第二天中午,这一票赌狗大部分都输完了,小何几百几百的打居然也输了块5万了。输光的赌狗被看单的小弟带走了,小何感觉到情况不对了,他就是再傻也看出不对头了。再赌下去到晚上被带走的就是他了。于是他决定不赌了,带着5万剩下的码和小弟说,我不玩了,退码给你们吧。小弟呵呵笑着说,退码?可以啊,退十万吧,你签的是十万的单,你退五万怎么可能?

小何问:那怎么办?小弟说没事没事,再来几把,运气好了能打翻上来的,到时候再退码不迟。小何还在犹豫,小弟突然从小何盆里拿出一个三千的码一把押在闲上,大喊开,小何还没反映过来就被庄7闲6给杀了。这下小何想不赌都不可能了,只能接着赌了,而且经过小弟这一下后小何也不可能再用小码押了,开始一千两千的下注了。这样就快多了,不到下午三点,小何也打光了

赌场给骗来签单的赌狗准备了以下几个地方,分别是催单房,逼单房,死单房,水牢!这些地方的作用只有一个,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你,虐待你,让你家里打款过来赎你。小何输光了最后的筹码后被称为掉单。他被胖女人和手下的小弟带出了赌场,一个小弟去酒店把他的随身物品取了出来,然后押着他坐上了一辆破面包车,在面包车里,胖女人用一件破衣服盖住小何的脑袋,不让他看外面的路。然后车子一路狂奔带着他离开赌场,大约开了半个小时后车停了下来,在一个山坡上几所破民房边上停住了。胖女人一声令下,两个小弟架着小何走进了房子,房子是三层楼的结构,第一层是看单小弟睡觉休息做饭的地方,小何被带到了2楼,这里就是催单房,打开防盗门后,里面有几张架子床,一群赌狗被逼着蹲在那里,手铐铐在床边,低着头一言不发。小弟把小何推进去然后大吼一声蹲到床边去,小何不敢说什么,蹲到了床边,小弟过来给他带上手铐。然后就出去了,一个小弟手上拿一根狼牙棒坐在赌狗中间看着他们。

小何等一帮输光了的赌狗被押在催单房里,到了晚上7点左右进来了几个小弟,其中一个手上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众赌狗的手机,小弟把手机拿出来发还给每个人,然后让他们挨个的打电话和家里要钱还单。必须用免提打,小弟在一边听着。结果一圈电话打下来没有一个赌狗要到钱的,有的家里以为是诈骗电话,没讲两句就挂了,有的以为是自己家人被骗进了传销在电话那头叫着要报警,还有的可能是家里真是赌成空空如也,说了半天也没钱打过来。小弟对这种结果似乎并不感到吃惊和愤怒,也可能是他们见这种情况见的比较多了吧。

等众人打完电话后,小弟开始打电话给老大了,把没要到钱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下,老大在电话里说了两句后几个小弟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几个小弟从楼上的逼单房里拖进来一个人,下楼梯的时候还是几个人架着的,等到走廊里以后就一直在地上拖着这位,直到拖进了小何他们的房间里,往众赌狗的面前一扔,扔的位置离小何很近,小何就看了一眼差点吓尿了,只见这位脸已经被打的变形了,都看不出原来的长相了,张着嘴喘粗气,嘴里没有一颗牙,全被拔光了,头顶部分没有头发,只有血肉模糊的一片,是连头发带头皮一起被硬拔了下来。最可怕的是两条膀子,被活生生的拧了一圈,手掌外翻在那不停的抖动着。

这时那个在赌场里给赌狗们放单的胖女人走了进来,拿个凳子往中间一坐,地上躺着那位被她一脚踩住。一个小弟走过来给胖女人点了一支烟,胖女人一声不响的把烟抽了一半,然后把烟往地上那位的身上一扔开始讲话了:自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对大家都不错,让大家吃好玩好,我是想和你们大家交个朋友啊,可你们却到我这里来骗单,想骗我的钱,这怎么能行呢?胖女人指了指地上那位继续说:这位朋友骗了我10万,想赖账,我其实无所谓,10万就10万,我不在乎啊,可我答应了我手下的这群兄弟也不能答应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欠债不还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的。我劝大家还是赶紧和家里要钱来还单吧,三天过后要是我看不到钱进账的话,到时候兄弟们把你们押进逼单房里我也没办法了。胖女人说完就走了,几个小弟押着地上那位也走了,房间里留下一个小弟拿着狼牙棒继续看住这些赌狗。

等胖女人出去后,众赌狗也确实被吓住了于是纷纷要求看守小弟再让他们和家里打电话要钱,小弟同意了,拿着棍子在那看着他们轮流打电话回家。小何打给了家里的父母,父母还是不相信,儿子去国外赌博欠下生死债务,这对小何老实巴交的父母来说无异于是不可想象的天方夜谭一般,怎么也不可能接受这个事实的。而且小何也知道家里的情况,即使父母真相信了恐怕也是凑不齐这十万的欠款的。家里早就被他赌的家徒四壁了,亲戚看着他家都躲着走,你让他家里上哪弄10万去?小何这时候想起带他来这里的龙哥了,龙哥当时不是告诉他输了也没事,他和这里赌场关系好,他去说一下以后回来凑到钱了再慢慢还吗?于是这个傻子在给家里打电话无效后开始打电话给龙哥了。好不容易电话通了,小何把自己在这里的情况告诉了龙哥,龙哥连听都没听他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小何无奈只好和看守小弟求情说,能不能让他去和胖女人说一下,就说自己是龙哥的朋友,让他回山东后慢慢凑钱还给赌场,小弟听他说完哈哈大笑,骂他说你个傻逼,什么龙哥不龙哥的,你们一过来那个什么龙哥就从你们每个人头上拿了一万块钱了,钱就是我们老大给的,你找龙哥?哈哈哈,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赶快找家里要钱吧

这一圈电话打下来,赌狗们在电话里对家人各种哀求总算起了作用了,有三个赌狗的家里答应明天多多少少的给账上打点钱,于是这三个赌狗得到了优待,每人拿到了几块饼干和两支香烟。并且容许他们晚上在床上躺着睡,虽然还是戴着手铐,但总比蹲着要舒服多了。而小何和另外几个家里没钱打过来的赌狗则就这样没吃没喝的蹲了一夜。很快三天的期限就到了,胖女人再次的出现了,她对几个陆陆续续打钱过来的赌狗说,你们还算不错,知道还钱,可惜就是太慢了,一天还两三千的谁等的了啊?这样吧委屈你们一下,请你们一起去逼单房里看看,希望你们家里打款的速度能快一点,接着她又转过脸对小何他们这几个家里没钱打过来的赌狗说,呵呵,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这几天是不是过的太舒服了?换个地方吧。

是乎,小何等一票赌狗被押进了逼单房里。一进门小何就吓了一跳,一个人成大字型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全身上下被扒的精光,身上几乎看不见皮肤的颜色,全是血痕,头低着,要不是嘴巴上还在流血你都不敢相信这是个活人。一帮赌狗被押在这里,一个小弟说话了:今天就让你们这群傻逼开开眼。说完一个助跑,然后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那个被绑着的人身上。一声闷响后,那人只是晃动一下,居然没叫喊,小弟接着拿出皮带开始抽那人,不分头脸的往死里抽。那位只是在皮带打到脑门的时候才哼一声,其余打在身上居然连哼都不哼

众赌狗被吓的瑟瑟发抖,小弟一边打那人一边问,还不还钱?你妈逼的还不还钱?那人被打的连喊疼都喊不出来了,哪里还能答话?小弟问话其实是问给这些赌狗听的。终于小弟打累了,停下了手,坐在那里喘气。一个赌狗说,我我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要要要钱。小弟一皮带抽上去,这个赌狗脸上多了条血痕。小弟骂到:你妈逼的说话没规矩,这里要说话先要喊报告。那个赌狗捂着脸不敢喊,半天后说:报报报告,我想给家里再打个电话要钱。小弟点点头,随后又问其余的人,谁还想打电话的?众人一起喊报告我打,我打

一圈人电话打完,在各种哀求和小弟的呵斥声中,终于又有几家同意打钱过来了,到最后没答应打款过来的只有小何和另外一个广东仔了。小弟这时候拿过来两碗干辣椒磨的辣椒粉对小何还有那个广东仔说,我看你们是不知道死活啊,来,老子今天也打累了,给你们玩点新花样吧,你们俩个比赛吃辣椒,谁输了谁挨20皮带。小何和那个广东仔跪在那里一人手上拿一碗辣椒粉吓的不知所措。小弟一人给他们几皮带,骂到:不吃?不吃马上喊人进来把你们吊起来。小何和那个广东仔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在那吃,怎么可能吃下去呢?刚吃两口两个人就被呛的咳嗽不止,一口也不能再吃了。小弟递给小何皮带指着广东仔对他说你去打他,20皮带不许少,小何硬着头皮拿起皮带不知如何是好,小弟飞起一脚把跪着的小何踹翻,骂道:你不打他我就打死你,快打,照死里用力打。

小何只好举着皮带抽广东仔。小弟在一旁数着,抽够20下后小弟让小何把皮带递给广东仔,接着对广东仔说,你也打他20下。广东仔不敢违抗,从地上爬起来后拿着皮带开始抽小何,小何脸被抽到后用手护脸,小弟骂他:不许挡住脸,敢挡住脸就再多抽20下。终于打完了,小弟问小何和广东仔,到底还不还钱。广东仔哭着说,别打了,我还我还。小弟飞起一脚,骂到,你看你个怂样,还敢哭,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赶快打电话要钱

广东仔这次是真玩命的在电话里哭喊着要钱了,可是结果是家里找人借了半天才凑了一万多,答应明天打过来。到目前为止家里没打钱过来的就只有小何一个人了。这时小弟们也开始换班了,换进来的小弟一个个眼睛血红,原来是刚吸完麻果或者病毒。这几个小弟进来就开始打这些赌狗,还变着花样折磨,让两个赌狗跪在地上比赛谁移动的速度快,速度慢的那个鞋底打10个耳光。小何因为是一分钱都没打过来,所以被折磨的最凶,他们把小何反铐着跪在地上让别的赌狗撒尿在碗里逼小何喝,小何不喝立马就被打趴下了,然后让小何反铐着站好,让别的赌狗去踹他,如果一脚踹不翻就要用拖鞋打踹他的那个赌狗20个耳光,如果踹翻了就用拖鞋打小何20个耳光。很快小何就被打的口吐白沫昏迷不醒了

等小何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牢牢的铐在床边,他身旁是那个刚才被吊打的赌狗。天已经很晚了,看单的小弟也差不多睡了。这时那个被吊打的人轻轻的喊小何,兄弟,帮帮忙吧,我想喝水。小何哪里有水给他喝,只能摇摇头。那个人再不说话了。第二天早上几个小弟还想再把那人吊起来,结果那人怎么推也不动,最后几个小弟把那人抬了出去,说是送医院看看。过了一会几个人进来告诉他们那个人在去医院的路上偷偷跑了,尼玛还有两万没还就跑了。小何知道那人的样子怎么也不可能跑的,走路恐怕都走不了怎么可能跑掉?估计是死了然后被这些家伙处理了,回来就说跑掉了。到中午胖女人进来骂了那些小弟一顿,意思是还有两万没还清就让人没了,这个损失大了。几个小弟挨了骂后,稍微收敛了些

整整一个下午,小弟没再怎么折磨这些赌狗了,到了晚上7点左右又到了打电话回家要钱的时间了,小弟让小何先打电话,结果几个电话打下来他爹妈告诉他到处求爹爹告奶奶的才凑到5000块,求他们别再打小何了。钱明天早上就去银行打过来。就这样因为有钱过来,所以小何吃到了他进逼单房两天来唯一的一顿饭,一碗泡面。当小何把碗底的汤喝干净后,身后传来广东仔的惨叫声,原来那个广东仔家里打了一万块以后今天再打电话回家家里告诉他实在凑不出来钱了,电话都是免提的。

小弟看广东仔明天没钱过来,开始了一轮疯狂的虐待和毒打。广东仔的牙被打的掉在地上,吸完冰的小弟处于亢奋状态居然要另一个赌狗脱下裤子,让广东仔给那个赌狗口。那个赌狗不愿意这样,小弟一皮带抽过去。最后只好含着泪脱下了裤子。

广东仔被拎着头发拽了过去,广东仔不堪毒打和侮辱,一头撞向了床边的铁架子上,这一下确实不轻,一声闷响后广东仔满头鲜血的倒在床边,两只脚在不停地抽搐着。小弟给这一下也搞懵了,反应过来后一群人围上去对着广东仔死踹,一边踢一边骂:狗日的,敢装死,老子先打死你,看你装。广东仔一点声音都没有,像个麻袋似的一动不动躺在那里,踢了足足有五分钟后,小弟们看广东仔还没动静,于是停下了脚,这时一个小弟蹲下来摸摸广东仔的手腕,说:好像没心跳了。另几个七手八脚的把广东仔抬出去,一边抬一边说要送广东仔去医院。精彩期待下一篇《澳门不是天堂,但赌狗最后的地狱却在缅甸(中)》

转载请注明来自戒吧戒赌网,本文标题:《澳门不是天堂,但赌狗最后的地狱却在缅甸《上》》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搜索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