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戒赌故事 > 正文

致远在天堂的父亲 一个赌徒浪子的内心独白

戒吧戒赌网戒吧戒赌网 2020-09-06 4206 0

致远在天堂的父亲 一个赌徒浪子的内心独白-第1张

目送

我慢慢地 慢慢地了解到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

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

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而且 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

不必追

 

致远在天堂的父亲 一个赌徒浪子的内心独白-第2张

父亲,您在天上过得好吗,那里的人好不好相处,在那里有没有人陪你打麻将,换季了那边有没有你喜欢的衣服?

我很想您。好想回到小时候,那时候你身体还很年轻,记得有一次我生病发烧腿走不了路,那时候家里穷没有钱叫车,您一直背着我走了六公里去到医院。

想您在我不愿意去学校上课的时候,即使晚上了也逼着我拿手电筒走五公里的山路去学校。想您亲切地对我说:儿子,你头上白发怎么比我还多。

小时候很调皮,经常惹您生气,您性子急,有时候气不过就要打我,我就跑呀跑呀,每次都跑不过您。

长大了,成绩一直很好,您觉得我长脸了,于是很次回家总会让母亲去镇上买些鱼肉之类的回来,后面有一次我回来没提前告诉您,那天的菜里什么都没有,于是那一整天我都没吃饭。

考上重点大学,您以为我跳出龙门了,那是您这十几年来最高兴的时候,那些天您逢人边说,我却总是泼您冷水,后来您便渐渐少说不说了。

尤其是去年九月份,那时候我已经开始网上赌博了,输了钱心情跌落谷底,您给我打电话发微信的时候,让我多攒点钱,以后要结婚生子干大事需要用钱,我却向您发脾气,语气里蛮是责怪,觉得您没能为我提供好的条件,大学读书都是贷款,每个月生活费只有六百,毕业后拿点死工资离买房十万八千里。

我觉得您给我的压力太大了。过了很久您都没说话,当时我不知道我那些话对一个父亲的伤害力有多大,后来您去世后,母亲告诉我,您听完那些话后整个人都凉了,好长时间没说话,母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要看,您却删了。

后来您回复我说:我知道我对你的要求很严厉,因为我不能,也没有能力为你想要的美好生活铺路,我心里很愧疚,请你原谅。您以为我身体不太好,以为我因为长时间在海上工作生病了,您想让妈妈来照顾我。

那些信息我一直留着,每到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看看。

致远在天堂的父亲 一个赌徒浪子的内心独白-第3张

后面一个月里,我天天从早上十点钟到晚上凌晨两点,除了吃饭就是玩时时彩,在您出事前的一个星期,早上九点多,电话响了,迷迷糊糊看到是您的电话,当时因为吵架的事我已经快一个月没和家里联系,电话接通后,您说您到广州了,在XXX,让我有时间周末放假去您那里玩,我知道您是想我了。可是当时我正赌得疯狂,于是我草草应付了几句,您问我是不是没上班,我说今天休息。其实当时我已经辞职一个多月了。三天后,输光了一年的工作积蓄,还从信用卡套了四万多出来,我知道我不能再赌下去了,再赌下去要完了。那个时候,我还可以找信用卡代还,每个月四五百块就可以应付,于是我在住的地方找了一份网络销售的工作,打算花个一年左右的时间还清赌债。

致远在天堂的父亲 一个赌徒浪子的内心独白-第4张

新公司加班氛围很严重,每天从早上九点半到晚上十一二点是常态,因为我刚去,效率低,所以经常拖到晚上十二点多才把当天的任务完成。想着能赚到钱,我也乐此不疲,就这样做了几天。

直到那天下午那个电话打来。那时刚好是晚上吃饭的时间,母亲打电话过来说:您在工地装修的时候出事了,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伤到了脑部,需要进行紧急手术,让我赶紧过去,然后把公司老板电话给了我。我后面才知道,原来您当时工作的地方离我住的地方原来就几个公交站,我一直后悔到今天,为什么我没有去看看您,看看您住的地方,工作的地方······

到了医院后,医生说您情况暂时比较稳定,选择了保守治疗,后期视情况而定,看是否需要做手术,当时我还不知道您要做的是开颅手术,更不知道手术风险这样高,于是在第二天母亲从老家赶过来后,您一直让我回去上班,让我别影响工作了,丝毫没有提及您的病情,没有说让我多陪陪您,您一直怕影响到我的前途。于是我天真地回到公司继续上班。

直到您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我早早地下班去医院看您,向医生了解完病情后,知道您有所好转后,我就打算回去了,当时和您因为吵架心里还有些疙瘩,走到楼梯口,妈妈劝我既然来了还是看看您,于是我去药店买了一些核桃粉给您当早餐,那个时候医生说您已经可以进食了,把东西送进去后,当时因为天热,您背上出汗又不好意思叫护士,您也没叫我,但我感觉到了,于是我拿毛巾给您全身擦拭了一遍,那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以前从来没有帮您洗过脚擦过身子。

也许是老天给我一次机会吧,母亲的几句话让我见到了您最后一面,少了一些遗憾。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我还在上班。电话突然响了,我看到是母亲,一种不详的预感传来,果然,电话接通后,母亲说话都说不清楚了,您病情突然恶化需要紧急手术,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您已经进了手术室,这一次再也没有醒来。

后面几天,您的各种生命体征信息逐渐衰弱,血压、呼吸、心跳,您走的那一晚,我可能感觉到了,守了一晚,一点没觉得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主治医生接到电话过来告诉我,您走了。我歇斯底里,整个人疯了一样,对着医生大喊,砸了不少东西。那天晚上,我在太平间哭了一晚,后面去了殡仪馆,看到您被推入火炉的刹那,我多希望那是我呀!

致远在天堂的父亲 一个赌徒浪子的内心独白-第5张

 

我的赌博之路到了这里,本来应该终止了,可是赌徒永远是赌徒,只要还有的赌,哪有那么容易戒掉呢?

想着您是因为想赚点钱回家过年,减轻我的负担而出的事故,于是我进一步沦陷了。我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毫无人性,可是赌博的人又有几个理智的呢?我拿着您的死亡赔偿金想着把以前输掉的几万赢回来就收手,我太天真了。

曾经在您面前信誓旦旦地说要把母亲和妹妹照顾好,如今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我愧对您,愧对所有的亲戚朋友。生而为人,便是罪孽。我这种人就不应该生活在这个世上。

本来应该一死了之的,但到了楼顶的一刹那,我犹豫了,或者说是害怕了。我的死能给家人带来什么呢?您已经走了,母亲和妹妹已经够伤心了,我无法想象我再出事后,双重打击下她们还能否有活下去的勇气。况且,我的死又能给她们带来什么呢?有时候想想,人命真是不值钱。唯有坚强吧。犯下的罪过太重,亏欠的人太多,只有用余生来补偿她们。

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路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望,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白落梅

 

致远在天堂的父亲 一个赌徒浪子的内心独白-第6张

我想起很多年前在一本不知名的杂志上读过一个小故事,杂志的名字我都忘记了,但这段文字却依然记得很清晰。

原文也很短,大体的意思是一个女儿回忆自己过世的父亲,先是从回忆和父亲一起吃饭、玩耍的场景,后来是写到父亲个人的为人、性格以及对他的各种印象,然后谈到自己的家庭生活等等。

最后故事的结尾用了这么一句话,至今依然记得:五岁时,你叫我等你三分钟,二十五岁时你还没有回来,爸,我不要马路对面的冰糖葫芦了。

其实,故事的内容很简单,甚至在现在的我看来,这种故事我可能看都不会看,但在多年前自己还是一个高中生的时候,情感迸发而热烈,还是很容易被这些平淡的、亦真亦假的故事打动。

很难想象作为一个从小失去了父亲和父爱的女儿是如何慢慢成长的,我想她当时一定是吵着闹着要吃对面的糖葫芦,但爸爸就左哄右哄的不买,或者是真的没有钱,或是其他原因。

但最终,父爱大过了一切,这名父亲还是毅然穿过马路去给他心爱的女儿买糖葫芦,但,最终却没能回来。

我也很难想象,但这名女儿前一秒还在撒娇吵闹要吃糖葫芦时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离自己而去,而且是永远的离自己而去,她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想当时她肯定不明白,毕竟才五岁。

但当她长大到25岁的时候就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一定会一千次一万次的告诉自己,不要让自己的父亲去买糖葫芦了,而且此生她都不会再吃糖葫芦了。

这么多年我都依然记得这个心酸的小故事,其实并不是故事写的多么好,而是它告诉我,人生不要留下遗憾。

这次的代价过于惨重,交的学费也过于昂贵,儿子这次知道错了。我知道您在天上看着我。如今戒赌两个多月,慢慢放下了内心的执念,我相信我能够战胜心魔,也希望您在天有灵,保佑妈妈和妹妹身体健康。

转载请注明来自戒吧戒赌网,本文标题:《致远在天堂的父亲 一个赌徒浪子的内心独白》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搜索
热门文章
最新评论